热点直击丨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专访
2020/04/30

  2020年4月28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资深记者马静(Janis Mackey Frayer)专访。以下为文字实录:

  乐:很高兴接受你的采访,这是我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第一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我在美国纽约工作过近四年,看到曾经热闹喧嚣的时代广场、百老汇、第五大道如今空空荡荡,我真的感到很难过。我谨借此机会,通过NBC向正在与疫情战斗的美国人民、特别是纽约人民表达深切慰问。今天一早,我从新闻中得知,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已接近100 万,令人痛心。在当前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中美两国应当搁置争议和分歧,携手应对共同的敌人——新型冠状病毒。我相信,只有团结合作,我们才能共赢,才能改变世界。

  中美两国应当搁置争议和分歧

  携手应对新型冠状病毒

  马:接着您的开场白,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您现在是否觉得疫情这个问题已经被政治化了?

  乐:很不幸,现在有些政客把新冠肺炎疫情这个问题极大地政治化了,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当前形势下,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共抗疫情,共克时艰,而不是相互指责,去搞政治操弄。

  中方通报的疫情数据经得起检验

  反映的是“中国经验”,而不是“中国隐瞒”

  马:现在大家都在呼吁各方提高透明度,能否详细介绍中国在抗击疫情之初的时间线?从最早武汉疾控中心通报第1起病例,直到武汉被封城的这段时间,中国政府采取了哪些举措?

  乐:中国的抗疫举措是公开、透明、负责任的。中国没有任何隐瞒疫情的行为,也没有任何的延误。我们已经全面公布了疫情通报的时间线。我想强调三个时间点:一是2020 年1月3日,中方开始定期向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等国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之后第2天,中美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就进行了沟通。二是1月12日,中国及时向世界公布了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为有关国家确诊、治疗及疫苗研发等提供了重要前提。三是1月23日,武汉实施前所未有的“封城”,将一个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封控”起来。这是一个惊天动地、举世皆知的行动。美国政府那时候就应该很清楚病毒问题的严重性,否则我们怎么会“封城”?

  关于中国的早期疫情应对,我们已邀请世卫组织专家组来中国考察过,其中包括两位美国专家。他们去了北京、广东、四川和湖北进行实地调研,并提交了全面报告,高度评价中国的应对举措。特朗普总统在同习近平主席通电话时以及在他的推特中,都高度肯定中国抗疫努力和透明度,认为中国提供的数据对美国很有帮助。

  马:美国情报部门多次对中国通报的数据表示质疑。他们说中国几次调整了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数据。那么中国到底有没有把数据报低了,这样的猜疑是否有依据?

  乐:你刚才提到的美国情报部门,众所周知他们的情报已多次给世界造成灾难。当年他们说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中方公布数据公开、透明、坦诚、真实,始终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逝者负责的原则,经得起检验。我们没必要去隐瞒,这些数据的背后是实实在在的人,是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了的。相反,有的国家把新冠肺炎说成是流感,这才是隐瞒。当前,中国正在全面实现复工复产,武汉已经解封,假如数字不实,我们敢这样做吗?我们对数据进行修订,正是体现了负责任的态度,这也是国际通常做法。据我所知,纽约前不久也进行了数据修订。质疑中国的确诊和死亡病例数,是对14亿中国人民,特别是数百万医护人员的极大不尊重!这些数字恰恰说明我们应对得当,反映的是“中国经验”,而不是“中国隐瞒”。

  马:那么美国人民是否能对中国公布的数据100%有信心?

  乐:完全可以。

  中国坚决反对有罪推定式的国际调查

  马:现在关于病毒的起源有一些猜测,也有各种各样的论调,中国是否允许独立的国际调查组到中国实地考察,研究病毒的来源?

  乐:有人说,人类千百年来,一直在同病毒作斗争,但从未真正战胜过病毒。病毒是很狡猾的。病毒源头是个严肃而复杂的科学问题,需要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但现在有个奇怪的现象,有些政客是搞经济的或是搞情报出身的,但谈起病毒溯源问题却绘声绘色。明明真正的专家们都不认同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但有些政客却一口咬定,还振振有词地说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这不是很可笑吗?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刊登权威专家的联合声明,指出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而非人工合成。我们要相信专家,而不是政客。我们应该尊重科学,而不是去搞阴谋论。

  关于国际调查,我们是坦诚、开放的,支持科学家之间开展科研交流,包括总结经验教训。我们反对的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中国放在被告席上,事先推定有罪,然后通过所谓国际调查来寻找证据。这种有罪推定式的国际调查我们坚决反对。刚才我提到,世卫组织专家组已第一时间到武汉考察。武汉病毒研究所也是开放的,自成立以来已接待过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科学家。日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还接受了外国媒体采访,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制造病毒。

  马:请问中方有没有可能同意开展以科学为依据的调查,回应外界对中国透明度的关切,而且这样的调查,是不是也能帮助其他国家更有效地应对疫情?

  乐:开展国际调查要有依据。为什么这个调查只针对中国?有什么证据表明中国存在问题?为什么不去其他国家开展调查?如果要反思,从科学角度看,有的国家出现那么多确诊病例、死亡病例和扩散病例,这其中难道没有问题吗?我们反对把国际调查政治化、对中国搞污名化。

  马:我们听到有媒体报道说,病毒起源可能跟美国军方有关。这种说法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包括中国官方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广为流传。请问这是中国官方观点吗?

  乐:在中国,不管是官方、民众还是个人,都对美国一些政客借疫情肆意诋毁中国感到愤怒,可以说义愤填膺。他们有权利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义愤,提出质疑和反驳。中国的企业家、海关人员、外交人员等每天辛辛苦苦、加班加点设法为美方抗疫生产和筹措医疗物资。而我们听到的、看到的却是美国一些高官政客对中国的谩骂和诋毁。你们想想,我们中国人是什么感受?更有甚者,美国共和党的内部竞选指南里,竟然提示候选人在被问及疫情问题时直接攻击中国。这种政治操弄已经到了赤裸裸、无底线的地步。对此中国人心里没法接受,当然要表达愤怒。

  马:如果这样的话,两国是不是在争先恐后进行一场传播虚假信息的战争?因为美方说了这些关于中国的不实信息,所以中国也要将这些信息再回击回去?中国官方是否允许媒体以及中国使领馆的网站去传播或者扩散这样的信息?

  乐:你觉得应该对有关假消息搞国际调查吗?中方的立场很清楚。因为病毒很狡猾,应该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解开这个谜,而不是由政客来做。

  马:您刚才提到曾在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请问您如何看待美国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

  乐:美国国内的事我这儿就不说了,说了有“干涉内政” 之嫌。但既然你问我,我想给美国政府提一个建议,就是今后美国一定要找准,谁是真正的敌人。2017年底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有些人据此将中国视为敌人,并拉开架势要全政府、全方位对付中国。但现在发现,真正对美国构成威胁、迄今已夺走56000多美国人性命的是病毒,不是中国。中国是美国抗击疫情的战友和伙伴。如果美国在2017年将病毒等非传统安全挑战作为主要敌人来应对,那美国和世界可能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我想起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希望美国今后要找准真正的敌人,不要再错把战友当对手。

  向中国追责于法无据,于理不通

  马:现在很多美国人,不仅仅是美国政客,都在思考中国是否应该在一定程度上为病毒扩散成全球大流行病负一定的责任?

  乐:我首先要纠正一下,中国没有造成疫情,疫情是天灾,中国也是病毒的受害者,而不是病毒的同谋。中国是国际抗疫合作的贡献者、合作者。病毒神出鬼没,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向中国追责、赔偿纯粹是荒唐的政治闹剧。首先于法无据。国际上没有哪条法律支持向首先报告疫情的国家追责,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先例。其次于理不通。中国遭到疫情第一波冲击,付出巨大代价和牺牲遏制疫情,为全球抗疫赢得了时间,积累了宝贵经验,作出了巨大贡献,应该得到公正对待而不是责难。既然要中国赔偿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那同不法之徒敲诈勒索有什么区别?要中国赔偿无非是想把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转嫁到中国身上,这种“甩锅”把戏不得人心,也不可能得逞。

  中美之间的矛盾分歧再大,

  也大不过两国人民的福祉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

  马:当前,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对华看法日趋负面。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似乎越来越多地在责难中国。在此背景下,您如何看待美中关系前景?

  乐:美国国内的确有一些对华负面论调。与此同时,很多有识之士都在呼吁中美要加强合作,反对“脱钩”和“新冷战”。我们始终认为不能用一次选举来定义和处理如此重要的一组大国关系,更不应为了大选“甩锅”中国,破坏两国合作,造成两国人民对立。这样做极其短视,也不负责任。中美之间矛盾分歧再大,也大不过两国人民的福祉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中美完全可以开展合作。美国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这两个历史进程完全可以并行不悖,中美完全可以相互成就,实现共同“伟大”。我们要有这个智慧和信心。千万不要被极端势力带偏方向,带错节奏,葬送两国人民的前途命运。

  中美关系发展要做到“三要”、“三不要”

  对于下一步中美关系发展,我认为,双方首先要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具体来讲要做到“三要”、“三不要”。即一要保持两国领导人经常沟通和两国有关部门的对话和协调;二要深化双方各领域务实合作;三要加强两国在多边领域的国际抗疫合作。“三不要”就是不要对中国搞污名化、把疫情政治化;不要人为破坏、干扰两国合作大局;不要借疫情搞零和竞争。

  世卫组织不以任何一个国家为中心,而是以人类的健康和生命为中心

  马:特朗普总统宣布暂停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支持,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卫组织和中国走得近,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乐:世卫组织很好地履行了自身职责,表现得很专业、务实、高效。它不以任何一个国家为中心,而是以人类的健康和生命为中心,得到国际社会广泛好评和赞赏。除了美国,我没听说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或是哪个国际组织对世卫组织有什么不满。美国暂停向世卫组织供资是不理智的。在当前抗疫战争的关键时刻,美国应该集中力量抗疫,而不是将炮火对准世卫组织这样一个协调国际抗疫斗争的机构。美国政府这么做,实际上是站到了全世界的对立面,而且还会对世卫组织协调全球抗疫行动、挽救生命的努力,特别是对非洲等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造成严重干扰和破坏。我不知道美方遵循的是什么逻辑。

  中国的抗疫经验

  马:在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中方对于过去几个月本国抗疫努力是否感到满意?

  乐:过去几个月,中国经历了非常困难的阶段。我们成功遏制住了疫情,积累了不少经验:一是以人为本、生命至上。为了挽救生命,我们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甚至也没太多考虑经济损失。人都没了,钱还有什么用?我们始终将挽救生命放在第一位。在武汉,我们甚至挽救了10多位百岁以上的老人。

  二是守望相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武汉是这次疫情的“震中”,全国各地汇集了4万多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我的家乡江苏省就去了2800多名医护人员。武汉一家医院有位名叫甘如意的护士。她春节期间回到300公里以外的老家探亲。当得知武汉“封城”需要医护人员的时候,她义无反顾赶到武汉参加战斗。因为当时已没有交通,这个20多岁的女孩,骑着自行车加步行,4天3夜走了300多公里。这个故事让我感动至今。

  三是积极开展国际合作,我们向世界驰援,同时也得到了国际援助。中国给世界提供了各类天文数字的防护物资,其中口罩就有200多亿只,防护服、护目镜等也有几十亿个。

  从这次疫情防控中我们也学到了很多经验。在医疗方面,我们采取“四早四集中”、中西医结合、联防联控等举措,有效控制了疫情,挽救了生命,治愈率达到93.5%。现在我们开始复工复产,应该说得益于这些有效的举措。

  当然,这次疫情也暴露了我们的一些短板。比如,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我们的医疗专家和物资的战略储备不足、基层防治机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部分重大疾病治疗药物自主研发能力薄弱、公共卫生教育的普及以及人们防控的意识还不够强等等。所以,我们要不断改进工作,不断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人类就是在同各种疾病灾难的抗争中成长发展起来的。天花、黑死病、埃博拉、H1N1流感等等,每一场重大流行病都给人类留下宝贵经验和教训。

  马:国际上有批评声音说,中国一开始应对疫情时反应慢了,特别是对“吹哨人”噤声,并在他们发声后中方反应也不够及时。请问中方如何让国际社会相信已从疫情应对中汲取了教训?

  乐:我觉得比起有些国家,中国的反应是相当迅速的了,尤其考虑到我们是第一波遭到疫情冲击。我可以举个例子, 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时候,美国只有一个病例。3月13 日美国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时,确诊病例达到1600多例。世卫组织中有很多美国专家,美国政府完全了解疫情情况。但这期间相隔整整50多天,这能怪中国反应慢吗?时间都去哪里了?

  马:最后一个话题,关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健康问题。现在媒体就此有一些报道,考虑到中国和朝鲜关系非常密切,请问您对此有何回应?

  乐:我没有任何消息可以提供。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所谓消息源自哪里。我认为,媒体在涉及一国最高领导人的报道方面,还是要慎重、严肃。

推荐给朋友: